大闸蟹围网养殖正退出太湖目前,明年6月底全部

作者:政治头条

吴中区临湖镇,在进行太湖围网拆除的同时加快了民宿产业聚集的速度。仅2018年就新增民宿8家,尝试建设一种宜居宜游的“太湖新村落”。

太湖是中国第三大淡水湖,水产资源丰富。太湖大闸蟹、“太湖三白”等水产均享誉天下。为实现太湖渔业的可持续发展,自上世纪80年代初期,江苏省太湖渔管办就开始在太湖实施封湖禁渔制度,太湖成为全国首个封湖禁渔的内陆湖泊。同时,政府部门也鼓励渔民变捕捞为养殖,由此开启了太湖的围网养殖时代。

中国环境报记者赵娜李苑
“明年吃不到太湖大闸蟹了,好可惜。”特地从上海开车到太湖购买螃蟹的钱女士感慨道。
太湖大闸蟹由于肉质肥美,受到许多食客的青睐。钱女士的感受代表了众多大闸蟹食客的心声。
今年年底,太湖大闸蟹围网养殖的最后4.5万亩也要退出了。最后一年渔民养殖情况如何?目前围网拆除进展怎样?记者日前赴江苏省苏州市进行了采访。
取消围网养殖,以后还能吃到太湖大闸蟹吗?
太湖美,美在太湖水。为了维持这份美,苏州市开展了太湖围网拆除工作。
今年4月13日,苏州市人民政府、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联合发布“关于太湖围网拆除的通告”。决定拆除太湖苏州市行政区域内水域围网,收回养殖使用权。
9月30日晚11点45分,吴中区最后一户养殖户签约完成。经过130多天的不懈努力,全区2.7万亩、1805本养殖证、涉及1701人的太湖围网拆除签约工作100%完成。
江苏省太湖渔业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吴林坤介绍说:“9月30日是太湖围网拆除补偿协议签订时限的最后一天。当晚,8个签约工作点近百名工作人员工作到凌晨。目前,涉及的2809户养殖户、3005本养殖证中,只有两户、4证尚未签约,总签约率达99.87%。”
据了解,11月20日开始,渔民陆续开始移交围网设施。今年12月30日前移交完成,明年6月底前全部拆除完毕。吴林坤说:“按照我们的方案,围网设施将移交给各区政府部门后统一拆除,并进行无害化处理。”
今年是太湖围网养蟹的最后一年,产量如何呢?
吴林坤表示,今年螃蟹产量约2700吨,产量和往年持平。从螃蟹规格来说,比去年大一点,品质好一些。
10年来,太湖水质总体好于1997年以前的水平,保持稳中向好趋势。太湖东部地区,大部分时间保持Ⅲ类水质。
东山镇太湖村养殖户潘冬喜在太湖养蟹有20年了,见证了水质的变化过程。他说:“自2016年开始水质转好,不浑浊了,水草也多起来,白鹭比以前也多了。今年水质是最好的一年。水质好,螃蟹长得也好。”
全面叫停围网养蟹,让食客有了“再无太湖大闸蟹”的担忧。事实真的如此吗?
吴林坤说:“取消围网养殖后,计划实行人放天养的生态增殖模式。按照湖泊生态容量,政府部门将在每年春季向太湖投放蟹苗,进行天然增殖、生态育肥,到了秋季,持有捕捞证的渔民按照相关规定可以在太湖捕捞出售。”
此外,政府还对一批太湖周边的池塘进行标准化改造,以保证其具备培育正宗太湖大闸蟹的能力,以补充产量。
渔民不能养蟹后,生活出路在哪里?
记者在太湖围网养殖区八区看到,这里水面干净整洁,白鹭翩翩起舞。
太湖原来规划是2020年拆除围网养殖,现在提前两年拆除。靠水吃水是当地人多年的生存方式之一,“口粮”没了,以后怎么办?
潘冬喜正在招待一波从上海市徐家汇来的客人。他今年养殖了30亩约6000斤螃蟹,现在还有约1000斤没有卖掉。在2008年整改之前原有100多亩水面养殖,整改后变成了如今的30亩。
“客户听到明年不让养殖以后,纷纷说让我另找地方养螃蟹。”潘冬喜说道,自己没有文化,连名字都不会写,小孩还没结婚,家里有两个老人需要赡养,妻子身体不好,一年药费需要花费4万多元。
在客户的催促下,潘冬喜去网箱里抓来一箱螃蟹。他妻子开始熟练地把螃蟹绑好,再装箱打包。客户随机拿出一只螃蟹放在称上,足足有5.7两重。
钱女士就是上海客人之一,买了100多只螃蟹发给新疆的朋友。“我吃这家的螃蟹已经20年了。螃蟹是真的很肥美,正宗原汁原味的太湖大闸蟹。我们用水煮一下,放点盐,都不蘸料吃。今年都来了五六趟了,过几天还会再来买螃蟹。”
潘冬喜是2809户养殖户中的一员。为保障这些养殖户的生计,苏州市做了大量工作。
5月30日,苏州市政府、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联合发布了《关于太湖围网拆除补偿方案的公告》,随后启动了评估程序。
吴林坤表示,一个15亩水面的养殖证可以获得水面占用补偿费、提前终止合同的养殖补偿费、生产生活设备设施的补偿费,以及签约、设施移交拆除进行的奖励和转产转业补贴,加起来每户补偿款约47.43万元,加上船只回收费用,共计55万元左右。
潘冬喜流转过来一张别人的养殖证,目前两张养殖证可以得到约110万元左右的补偿金。
吴中区农业局副局长宋炜表示,目前拆除补偿款已经发了一半了。等移交时,另一半也将发放到渔民手中。
虽然养殖证没了,但是捕捞证还有。不能养螃蟹的渔民可以在每年9月1日至1月30日捕鱼期内捕鱼。但令潘冬喜担忧的是,禁渔期的7个月他能干什么?
他最理想的去处就是政府完成标准化改造的太湖周边池塘。潘冬喜说,池塘是属于周边农民的,不知道能否通过流转分一些给渔民。
这些养殖户中,除了50后、60后,还有一些年轻人在从事大闸蟹经销产业。33岁的渔民赵志勇虽然年轻,已经从事养殖业10余年了。他表示,拿到补偿资金后会再创业。
苏州市积极引导渔民转产转业,多途径开发就业岗位,提供就业指导服务,开展系列创业服务和免费技能培训,举办专场招聘会,并根据当地政策将渔民纳入社保体系。
渔民为何从不理解到理解,再到支持?
改革开放初,水产品市场是最先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太湖围网养殖区成为全国首批国家级出口食品农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区。
吴林坤参与过建设围网、整治围网,到如今拆除围网,见证了太湖大闸蟹围网养殖30年的历史。他始终带着深厚的感情去推进围网拆除工作。
拆除公告刚发布时,有部分养殖户上访。但是,签约时没有百姓再上访。
“大闸蟹养殖产业没有了,百姓从开始的不理解到理解,再到支持。这个转变是400位参与这项工作的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吴林坤说,补偿政策符合大多数养殖户的预期,加上管理部门的大量宣传,最终促成了99.87%的签约率。
今年54岁的吴中区太湖大闸蟹协会会长秦雪荣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渔民,从事养殖25年了,对太湖大闸蟹这一品牌有着浓厚的感情。他家的螃蟹10月已经全部卖完,目前正在办理移交手续。
“拆除掉围网养殖是正常的,也是为了子孙后代能喝上好的水。不能只顾赚钱,水质好比养螃蟹更重要。”秦雪荣说。
宋炜以前在东山镇做过村书记,与群众打交道比较多。有一次和同事在现场解释政策时,养殖户把他们团团围住,情绪激动,火药味十足。他和同事们没有回避,而是面对面地沟通,耐心解释,及时消除养殖户的疑虑。
“我们带着感情去做这件事情,在政策允许范围内多帮渔民争取利益,在执行操作时坚持公开、公正。”宋炜说,大部分人环境意识比较强,知道养殖消耗的是太湖公共资源。
渔民们也纷纷表示,为了太湖的生态环境,国家出台政策措施进行围网拆除,虽然自己的收入有所减少,但是从对绿水青山的保护、子孙后代的幸福生活角度出发,他们还是理解支持的。

吴中区东山镇副镇长杨忠星在2019年6月初曾公开表示,退渔以后改种一些经济效益比较高的东山白沙枇杷,还有碧螺春茶叶等等这些经济作物。这样一方面为了保护太湖水环境,减少养殖面积;另一方面老百姓的经济收入也能够有所提高。

杨忠星正在介绍太湖养殖围网的拆除情况。 钟升 摄

图片 1
江苏省苏州市东山镇太湖村养殖户潘冬喜正在为从上海来的客户抓螃蟹。赵娜摄

2017年5月,环保部对太湖水环境治理工作进行督导,要求加快太湖围网清理拆除工作,整个苏州市需要拆除围网4.5万亩,其中吴中就有2.7万亩。

中新网苏州6月29日电 29日,据苏州市吴中区消息,目前太湖养殖围网的拆除工作已基本完成,正在等待省级验收通过。至此,始于1984年的太湖围网养殖正式成为历史。

太湖在吴中区行政区域内水域有2.7万亩围网,量多且任务重。在治理与发展面前,吴中区如何打好一张“太湖牌”,成为关键。

杨忠星表示,根据要求,沿太湖周边三公里的范围内都要实行退养还种。东山镇正在加紧进行高标准农田和标准化大闸蟹养殖池的改造工作,预计年内完成。“太湖大闸蟹是好不容易形成的品牌,不能无缘无故的消失。虽然湖里不能围网养蟹了,但今后我们还会采取‘人放天养’和标准化池塘养殖等手段养殖太湖大闸蟹,大家不用担心以后吃不到。”

吴中区东山镇太湖村党总支书记夏春华则说,围网拆除了,太湖里的水质一年比一年好,生态环境一年比一年好。杨梅、枇杷一上市,游客肯定一年比一年多。

图片 2

苏州吴中区是吴文化的重要发源地,拥有太湖五分之三的水域面积,生态红线保护区域占全区国土面积的87.1%,是江苏省生态红线区域最大的区。

吴中区太湖围网养殖面积为27008.5亩。吴中区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截至2019年4月30日,吴中区已累计完成破拆围网1828个。目前围网拆除工作已通过区级验收。东山镇位于深入太湖的东山半岛上,当地居民世代靠湖吃饭,拆除工作涉及到东山镇的1056个网箱,面广量大。东山镇副镇长杨忠星说“我们花了半年时间进行宣讲工作,让大家了解到拆除围网是为了更好地保护水环境,实现可持续发展。令老百姓从一开始的不接受到逐渐理解。”

此外,大片的土地被腾出后,吴中区整合具备旅游发展潜质的村落,规划农业农村项目资源,发展休闲农业新业态,推进体验式旅游项目的开发。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环保意识的提升,围网养殖渐渐成为保护太湖生态的“绊脚石”。2007年至2008年,苏州市的太湖围网养殖面积被缩减至4.5万亩。2017年5月,环保部对太湖水环境治理工作进行督导,要求加快太湖围网清理拆除工作,对太湖苏州市行政区域内水域4.5万亩围网要求在2018年12月底前基本拆除到位,2019年6月底前全面完成拆除任务。

澎湃新闻注意到,吴中区依托所谓“加减法”为辖区赋能的思路产生了实效。

杨忠星介绍,围网的拆除工作历时一年半,要求“每一根毛竹每一片网都要拿上岸”,现在拆除已基本完成,正在进行收尾的无害化处理等工作。对于拆除的围网,政府以每个网箱约50万元人民币的标准进行赔偿。此外,对于失去了养殖围网的渔民,当地还安排企业拿出一部分岗位进行定点招聘,并开展了专门的招聘会,为众人创造再就业的条件。

根据吴中区环保局提供的一份材料,在2018年苏州市进行的“全面开展‘散乱污’企业整治”中,吴中区完成整治3362家,劝退环保部门拒批项目35个,涉及投资金额3.135亿元。

如今行走在太湖边,过去湖中密布的围网已不见踪影,碧波荡漾的万顷湖面直连天际。湖边,枇杷树和碧螺春茶树郁郁葱葱,“经济效益都很高”。

太湖治理已历经12个年头。2007年5月,太湖水危机暴发,蓝藻堆积影响沿湖城市正常用水。

村民生产生活出现变革

随着6月底这一时间节点到来,吴中区以建设上的“减法”换生态和效益双“加法”的发展思路,逐渐明晰。

此外,这种统一调配腾出2000多亩土地,为吴中区围绕太湖做产业“加法”打下了基础。

以吴中区东山镇的做法为例,2018年该镇关停并淘汰落后产能的企业6家,回购低效企业2家,腾退工业用地155亩。

2018年12月初,吴中区区委书记唐晓东曾在区委工作会议上概括了该区在围网拆除过程中的工作经验。

此后,江苏省专门设立太湖水污染防治委员会,省领导亲自挂帅全面推行“河长制”,严格修订《江苏省太湖水污染防治条例》,推动湖泊修复治理以及太湖主要入湖河流的控源截污、综合整治。

围网拆除后,上岸的渔民们怎么谋生?

吴中区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2018年,吴中区出台政策,鼓励各地把新增的空间及土地调剂到区级土地指标交易平台,特别是鼓励环太湖地区利用相关政策,大力推进禁建区内土地复垦、生态修复、高标准农田建设等,腾出建设用地指标,转移至重点开发板块使用,进行有偿调配。

太湖风光美,精华在吴中。

2018年9月30日,签约工作全部完成;2018年12月30日,太湖围网设施移交工作全部完成;2019年5月31日,太湖围网拆除工作全面完成并通过验收。

太湖治理后,苏州市吴中区下辖村镇迎来新面貌。

唐晓东也直言吴中区环太湖部分所面临的挑战。他说,从打“太湖牌”来看,“无锡排在我们前面,苏州高新区也常让我们措手不及”。“全域旅游”不是“全部旅游”,“处处景点”等于“没有景点”。

周玉根告诉记者,“我们养了这么多年螃蟹,一下子要拆除围网,起初大家都不理解,没人肯‘第一个吃螃蟹’,就怕上岸后没了收入!”

吴中区委宣传部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提供的一份公开资料显示,自2001年撤市建区以来,吴中区坚持每年将预算内可用财力的10%左右用于太湖治理,截至2017年累计投入130亿元。

该报道还指出,“家在太湖山水间”成为吴中最大的引资引才招牌,成功签约20个项目,揽下投资总额超过百亿元的大单。一批包括机器人产品研发、5G商用设备制造、细胞技术临床转化等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今后将陆续落户吴中。

吴中区区委书记唐晓东曾在区委工作会议上表示,一流的生态田园、底蕴厚重的古镇古村,无缝串联的180余公里环湖景观公路,这样的自然禀赋在太湖周边地区是独有的。

唐晓东说,太湖围网拆除工作开始后,短短百余天签约率100%,随后还认真落实人民调解参与网格化社会综合治理工作实施方案,总结推广人民调解协会专业团队参与太湖围网拆除纠纷调处工作的经验做法,推动更多的社会组织参与人民调解、法治宣传、公共法律服务。

据吴中区政府相关负责人透露,近年来,当地聚焦机器人与智能制造、生物医疗及大健康两大主导产业全产业链引育。

自2018年吴中区统一调配腾出2000多亩土地后,如何发挥这些土地的优势成为当地下一步“该怎么走”的关键。

地处太湖东岸的苏州市吴中区做出的尝试简单而明了:“实施环太湖‘加减法’,开启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的转换通道。”

由此,一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转换通道被打通。

太湖治理背后,地方经济的发展新思路逐渐跃入人们眼帘。

据吴中区文旅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吴中区以保护生态红线区域为基础,对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太湖重要保护区、森林公园、地质公园、生态湿地等“山水林田湖”自然资源进行保护性开发,科学布局游线及配套设施,开展旅游设施生态化改造,打造沿湖、沿线、环岛乡村旅游风光带。

图片 3

在制造业上“腾笼换凤”的吴中区,又在环太湖地区得天独厚的生态红利上打起了主意。

“有的放矢”成为吴中区产业优化升级的一个特点。

为实现太湖渔业的可持续发展,自上世纪80年代初期,江苏省太湖渔管办就开始在太湖实施封湖禁渔制度,太湖成为全国首个封湖禁渔的内陆湖泊。同时,政府部门也鼓励渔民变捕捞为养殖,由此开启太湖的围网养殖时代。

据《新华日报》报道,6月18日,吴中区主动出击,前往深圳举办招商推介会。

除了在拆除围网上做“减法”,吴中区在淘汰沿太湖落后产能和高污染企业上也试图寻求突破点。

苏州市吴中区太湖围网拆除后统一存放。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鹏 图

周玉根说,政府反复做工作后,大家慢慢意识到,太湖保护不好,别说养螃蟹,连口干净水都喝不上。等拿到补偿款,参加完镇里农家乐协会搞的免费培训,洗脚上岸的蟹农们心里敞亮了。

唐晓东曾表示,保护修复好江南水乡古镇和太湖综合环境,特别要结合乡村振兴、美丽乡村建设,努力营造良好的农村人居环境,努力把金山银山建在绿水青山之中,实现经济发展、生态优化、民生幸福的良性循环。

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吴中区实现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1500亿元,增长8%。年度246个重点实施项目完成投资330亿元左右。一批涉及医药健康、智能制造的优质项目签约落户吴中,58个项目通过供地预审。3家企业挂牌新三板,6家企业入围2018年苏州民营企业50强,新增6家省市级示范智能车间。

2018年,太湖围网拆除开始后,吴中区以区、镇、村三级为基础组建专门的人员班子,设立东山、临湖、横泾3个现场工作点,18个工作小组,直接投入到围网拆除工作的人员超过300人,在全面掌握基层情况基础上,在补偿政策上做了最大的争取,在创业就业转岗转业方面做了最充分的考虑,积极参与苏州市太湖围网拆除补偿政策及围网拆除实施方案的制定。

图片 4

“加法”向城市发展赋能

“减法”保住生态红线

随着时代发展和环保意识提升,围网养殖渐渐成为保护太湖生态的“绊脚石”。特别是2007年太湖蓝藻事件爆发后,人们逐渐意识到太湖水质保护的重要性,围网整治由此提上议程。

2018年,为保护太湖水质,太湖苏州市行政区域内水域4.5万亩围网已于同年12月底前基本拆除,2019年6月底前全面拆除。

据《新华日报》报道,吴中区东山镇太湖村村民周玉根原本在太湖有45亩围网养殖水域,去年太湖围网拆除后,他的生产生活方式出现了变革。

本文由美高梅国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美高梅国际